<dl id="cnbmb"><ins id="cnbmb"><thead id="cnbmb"></thead></ins></dl>

      <output id="cnbmb"></output><output id="cnbmb"></output>

      1. <output id="cnbmb"><ins id="cnbmb"></ins></output>

        2018年隨著八月份的開始,中國電影史上最強票房月第三甲落下帷幕,7月票房達到69億元,超越2015年7月55.06億的紀錄,成為中國影史單月票房榜第三名。

         

        7月創造的另外一個驚喜是,2018年截至目前票房前三甲全部由國產影片占據,國產電影迎來空前爆發;原本映前被一些人看衰的山爭大哥監制新片超出了之前被定義的悲情色彩喜劇的范疇,收獲口碑、票房雙豐收;在今年某次電影節上徐崢被邀請談談當下國內電影市場導演新人輩出的現象下,導演的門檻到底是什么?其實藥神很好的詮釋了這個問題,新晉導演作品口碑爆棚、老輩導演退守把關,一個推陳出新、創新前進的好景象;藥神雖當下占據年度票房冠軍無望,但此類型的影片取得如此大成績,不得不說國產影片越來越好,已有逐漸掌握取勝之道的勢頭;總體來說《我不是藥神》代表了一種現象,絕非偶然爆品,中國電影或許正經歷著一場洪峰來臨前的躍躍欲試,總體有以下幾種趨勢。

         

        一、影院數量趨于飽和、終端數量增長帶動票房的模式漸行勢微

         

        根據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影院達9342家,同比增長18.1%,銀幕數達52889塊,同比增長21.8%,位居世界第一;全年總票房558.3億,同比增長22.7%,城市院線觀影人次16.2億,同比增長18.1%。電影市場經過幾年的低增長蟄伏期,終于又迎來了一次大的飛躍,但同時市場也出現了一種現象,一、二線城市影院數量已經達到或趨于飽和,大量院線公司或影投公司開始下沉至四線、五線城市甚者縣城進行項目的投建,甚至出現一公里之內有五六家影院甚至于將近十家影院的現象出現,以往靠影院增量帶來票房增量的紅利逐漸減少,市場開始進行終端穩定期,開始進行拼服務、適者生存的階段。

         

        不僅影院數量已經趨于飽和,隨著大家對影院市場的認知度越來越廣泛、各路資本的進入,以往開發商找影院品牌的時代變成了幾家甚至十幾家影院公司爭搶一個項目的狀況,甚至于項目的租金水漲船高、投資成本也在增加、人工成本節節攀升,投資回報算賬至6年的項目很多公司都視其為好項目,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都渴望好片子的到來,尤其是暑期檔這個票房收割的黃金季節,今年藥神的表現不負眾望,或許隨著終端飽和、大量終端資金會向上游傾斜,更多的藥神片會出現在我們視野中,成為票房新的驅動力。

         

        二、新生代導演橫空出世、電影模式多樣化迎來一個新的時代

         

        以往的暑期檔我們很少去關注導演,因為主打片一定是那些耳熟能詳的導演力作,模式基本也是常規那些套路,隨著億元、十億元影片時代逐漸讓我們感覺平常化的時候,你會發現這些片子的創作者突然就闖進了你的視野,這是一個加速的時代、電影也是如此,隨著大眾消費的加速,大家對于娛樂產品的新奇度和接受度也在飛速的向前發展,也不斷推動者中國的導演更新速度加劇,在我們的印象中徐崢還在拍電影、剛剛導演了一部電影,突然間就成了為一個新生代導演推至幕前的推手,這種推陳出新、不拘一格的模式不僅僅是個人的胸懷、其實更是一種適應市場的改變,藥神更像是在這種模式下的一個開端,他所代表的其實不僅僅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可能包含的意義會更加長遠。


        前段時間有部作品《大象席地而坐》突然走紅于網絡諸端,顯然相比于他的導演胡波,文牧野是幸運的,但是去往進步的路上一定有陣痛,這種陣痛其實就是一種督促進步的爆發點,同樣作為執著于創作的新生代導演,他們在當下的中國電影行業中代表的是一種暗波涌動的潮流,藥神之于中國電影是一部幸運之作。


        三、電影政策的寬松,使國產影片更接地氣、內容更符合主流消費意愿

         

        電影市場的逐漸成熟其實在政策上也能體現出來,以往很多影迷都會在大片上映候去網絡上尋求所謂的未刪減版本、完整版等,無非就是對那些中國電影審查制度下所屏蔽掉的內容感興趣,藥神的出現讓網絡上大量的網友大呼我們終于有了以往期盼的別人家的電影類型,這些其實都是電影政策寬松的表現,也是電影行業成熟進步的節點;近些年國家為了發展電影產業制定了大量的優惠政策、包括建設影院給予補貼、購買數字設備轉租賃給投資者降低資金壓力推動數字化發展等,電影專項資金補貼政策等等。相信隨著電影市場的更加成熟,電影政策會更加寬松,不僅僅在于終端,在產業鏈的上游發行、制作依然如此,藥神類的影片會更多地出現在觀眾視野中。

         

        四、放映技術的發展達到頂峰、特種模式影片取勝影響減弱


        阿凡達當年上映之時,IMAX、雙機3D、VIP廳等先進技術版本的影片一度成為觀眾力捧追求的熱點,一張IMAX影票深圳炒至千元,那個時代的觀眾之所以瘋狂源自于特種技術、特種影廳資源的稀少,特種影廳也成為收割票房的利器,但隨著先進技術的普及,如今隨便一個城市的影院,IMAX、杜比影院、中國巨幕、全景聲、4D、中級銀幕等等都已經成為大眾化普及的一種產品,觀眾很容易就可以選擇到這類影院進行消費,也就是在這種狀況下,當放映技術的發展和普及在一個階段內達到了天花板,觀眾的眼光開始去挑選那些內容取勝的作品,藥神這種幾乎沒有任何大場景的現代生活片以摧枯拉朽之勢邁過1億、10億、30億票房大關,還在繼續創造票房的傳奇也證明了以往大場面、大制作的好萊塢大片橫行國內市場的時代正在成為歷史。

         

        五、選擇性增多,觀眾通過放映質量優勝劣汰終端影院


        大部分影院在跟隨藥神的風頭瘋狂收割票房的同時,其實有些影院的票房相比同期在下滑,甚至被周邊一些新興起的影院超越,以往各大影院片好票房就一定好的日子也基本消失,因為觀眾可選擇的觀影地點更多,貨比三家后他們寧愿去選擇那些交通更加便利、配套更加齊全、服務更加優質的地方觀影,所以即使有藥神這樣的好片助力,影院環境不夠好、放映亮度不夠亮、廳內溫度不夠舒適等等,也會被觀眾所淘汰,電影市場的發展需要雙管齊下、齊頭并進。


        2018年注定會成為電影史上一個關鍵的節點,上半年全國總票房為320.31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了近50億,增幅將近20%。票房規模變大的同時,國產電影的票房走高是今年的一大亮點。在前半年320億票房中,國產電影總票房189.65億元,比去年同期(105.31億元)增長80.1%。票房份額從去年同期的38.74%上升到59.21%。7月份藥神又拉升創造了單月近70億的票房神話,國產片帶給大家的態勢就是甩掉了靠保護、靠扶持才能走下去的帽子。


        其實這種爆發可算得上是一種必然,只是早來晚來的事情,中國電影目前所面臨的無非就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等待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電影時代的到來。

         

         藥神之神,在于天時、地利、人和,更在于他所處的中國電影崛起的一個好的時代。

         

        (作者:謝宇朋,北京復華旅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娛樂空間總監,從事電影院線行業十余年,先后就職于萬達、海航、泰禾等企業,熟悉了解影院投資、建設、技術及管理等工作內容,具備豐富的行業從業和實踐經驗。

         


        博亿线上娱乐

        <dl id="cnbmb"><ins id="cnbmb"><thead id="cnbmb"></thead></ins></dl>

            <output id="cnbmb"></output><output id="cnbmb"></output>

            1. <output id="cnbmb"><ins id="cnbmb"></ins></output>

              <dl id="cnbmb"><ins id="cnbmb"><thead id="cnbmb"></thead></ins></dl>

                  <output id="cnbmb"></output><output id="cnbmb"></output>

                  1. <output id="cnbmb"><ins id="cnbmb"></ins></output>